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雅心理咨询中心的博客

国家心理咨询师、国际催眠治疗师、性治疗师!

 
 
 

日志

 
 

谈谈《人民的名义》里出生寒门的祁同伟和李达康的差别  

2017-05-04 00:53:17|  分类: 影视分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谈《人民的名义》里出生寒门的祁同伟和李达康的差别】

《人民的名义》这部剧对官场的描写,对人性的刻画,虚虚实实,各种反转,堪称近几年国产电视剧中的巅峰之作。

当然,可能出于某些利益需求,这部本来30集就可以完美收官的精心之作还是被无情的注了小20集的水,比如“爱哭的毛毛虫”那条线,妥妥地就是为人民币服务的,一到这种磨磨唧唧地注水情节,我就忍不住快进,到后边甚至变成了一看不到达康书记,手就痒痒得想快进了……


从一开始怀疑他包庇副市长丁义珍出逃觉得他很讨厌,到后边有原则有底线的GDP狂魔对着自己老婆严正言辞地说道“京州市委书记不跟任何商人做交易”。


而同是农村出来的祁同伟,在剧中又是给前任省委书记哭坟,又是给陈老家刨地松土,结果却给自己频频丢分,眼看就要负分滚粗。

那么,同是底层爬上来的官场凤凰男,为什么祁同伟厅长会被李达康书记活活甩出去八条街之远?

做个分析。


01 对待出身:一个被穷吓怕走极端,一个死磕政绩守底线


不少人说,祁同伟其实是个悲情人物,他本身并没有错,作为一个没有任何后台的底层人物,跟剧中很多官二代、红二代根本没法比,这都是阶级固化把厅长逼成这样的。

这话说得有道理吗?

哼,达康书记首先就不能答应。

祁同伟出身确实不咋样。

大学是在陈家人的接济资助下读完,本来他也是品学兼优、颜值爆表的学生会主席啊,当被大自己10岁的辅导员老师梁璐追求时,他严词拒绝,誓要维护自己的初恋感情。

梁璐是何许人?前省政法委书记的亲闺女啊。

所以,你说祁厅长起初就心狠手辣、忘恩负义?

并不。祁同伟起初也是一腔热忱,也有过纯粹的英雄主义幻想,他也指望着官场能以成绩论英雄,但当这样一个品学兼优的高材生被人送到大山深处的司法局,而自己的师弟陈海、侯亮平一毕业就去省检察院就职时,梦想被啪啪打脸。

什么概念?差了三个级别。

凭什么?

一样是汉东政法大学的学生,一样的品学兼优,为什么一毕业的分配会天壤之别?

祁同伟无父辈荫护,无官场资源,无家庭背景,无任何靠山啊。现实击穿了他最后的尊严,他当然要重新反思晋升渠道:1、血缘。2、利益网。

没有血缘就创造血缘。调头疯狂倒追梁璐,一口一个“老师”的硬贴高玉良,组织各种圈子的聚会……

当利益受阻,不惜搞死恩人之子陈海,调头就能跟没事儿人一样热情奔放地去陈海的父亲那刨土献殷勤。

在祁同伟眼里,贫穷是自己的原罪,是拼命攀爬的自卑,他痛恨现实对他的伤害,所以他选择无底线地丧心病狂。


而同是底层农村出身的李达康,却在谈到出身时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从小生长在农村,土地就是爹娘乡亲的命根子,深知土地污染对农民意味着什么。”

这话在什么情况下说的呢?

李达康任林城市委书记的时候,顶住重重压力与障碍,在塌陷区建成了绿树成荫的开发区,正当政绩在握时,倒霉催的事来了,林城的副市长李为民贪污被查,造成大量投资商出逃,大量工程因此烂尾,GDP就此玩完。

就在此时,一些本来不够格入住园区的污染企业趁机想入住园区。

李达康坚决给拒了。

拒绝的初衷,就是以上他说的那句话,他是在追求GDP,也想要通过政绩往上爬,但这种脏的GDP,不可持续的GDP,老子宁可不要。


这件事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林城GDP因此下滑,吕州市委书记高育良进入省委常委,而李达康失去了进一步的机会。

守住底线,对谁来说代价不沉重?

别说什么你受了多大委屈,也别说是这个社会平民上升渠道的不公逼你走到了今天。

你一直都有选择,是你自己亲手用底线交换了一条不能回头的绝路。


02 溜须拍马:一个全靠表演,一个雪中送炭


官场上完全不溜须拍马,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一种存在。

达康书记之所以圈粉无数,是因为他不像侯亮平一样全程加持主角光环,没缺点净优点,也不像陈老一样,光辉高大到油盐不进一心只想着人民,李达康真正的可爱的之处,就在于,他也溜须拍马,他也会学着官场逢迎。

但他逢迎地让人忍俊不禁。


也就这水平了。

这马屁拍得毫无新意,看得我直乐。

他不擅长这个,但知道这些套路官场上还是得象征性地去做做,跟他工作起来雷厉风行的水平比起来,简直弱爆到可爱。

当他知道陈老跟沙书记的交情不浅时,他献殷勤的方式,是把自己的外套给陈老送过去,是把下属送来的早餐先给陈老和工人们拿去吃。

这个受用啊,大晚上坐在院子里谁不冷?一帮人护长一个通宵谁不又累又饿?

况且是一个年过80的老头儿,所以,他这一出,让所有工人都意识到,这雪中送炭之举,都是陈老的功劳,给足了陈老面子,怪不得人家陈老特乐呵地催着大家赶紧吃。

你再瞅瞅祁同伟厅长是咋溜须拍马的。

一听陈老叫沙书记“小金子”,立马颠颠去提着东西看老人家去了,又是扫院子又是刨地整花园的,之前从不登门,一见腥就扑得这么饥渴,你当这种沉浮官场几十年的老头子是老糊涂了吗?你当省委书记傻呀?

你到底是在表演,还是真亲近,人家心里跟明镜似的。

溜须拍马不代表一个人就是道德败坏,一个圈层有一个圈层的交际方式,你整天刺刺儿的谁也不示好,那你每一步肯定就会备受掣肘。

更不用说是进一步干省长,市委书记你也不一定能当上。

这些方式祁同伟不是不会做,而是没意识去想到,因为两个人心里装的东西根本不一样。

就算是溜须拍马,也要拼格局,更要拼政治觉悟。


03 婚姻位置:一个踩着上位、用完就扔,一个保持距离、拒绝交易


祁同伟和李达康的婚姻,都不算是什么好婚姻。

当祁同伟决定扔掉自尊心玩命攀爬的时候,就注定好了一切人、一切事都只是他脚上的上位石,包括婚姻。

25岁的大好年纪,他可以拿来倒追大自己10岁的高官侄女来换政治前途。

妻子梁璐的父亲在位时,他当然要假扮成一个爱妻狂魔,才能让自己两年一个台阶,平步青云,40来岁混成厅长,当梁璐父亲退下来时,他这年老色衰的妻子还能帮上他什么?必遭嫌弃。

他要继续寻找可以在事业上助自己一臂之力的女性,所以与他出身相似的高小琴成了他惺惺相惜的最佳情人。

婚姻在他看来,只是棋子,能用用,不能用拿来牺牲。

亲情、爱情、友情,都只是自己争权夺利的筹码。

李达康跟妻子欧阳菁长期分居,他一直想离,但欧阳菁就是不肯离。

当欧阳菁拿着同意离婚这件事儿来跟李达康谈为王大路谋私的条件时,李达康一句话说出来,振聋发聩、正义凛然。

京州市委书记,绝不和任何商人做交易。

这句话简直比那些装逼的“这片鱼塘我承包了”的霸道总裁不知道酷几万倍!

在破裂的婚姻面前,他不逼迫,也不妥协,给对方尊严,也拒绝跟对方谈交易。

被老婆绿,被下属黑,各种背锅,还有比我们达康书记更惨的人不?

但背锅侠达康书记,坚守得永远是干干净净的GDP。




04 攀爬:一个靠混圈子,一个靠政绩


祁同伟第一次享受权力的光鲜,就是拿混圈子换来的,先混自己老婆的。

接着老师的、师弟的、高小琴的,能混的,都往身上划拉,因为他对出身的理解,对于官场资源的理解太过偏激,他认为寒门子弟的上升渠道,要么父辈背景,要么结党营私。

看看他的身边:反贪局长陈海的父亲,是副检察长陈岩石;反贪处长的小姨夫,是省委副书记高育良,连拆迁队队长的表哥,都是区公安局局长呐。

所以当高小琴对祁同伟说:“像我这样的人,没有背景,没有资本,我哪敢任性啊。”

祁同伟深以为然地回应:“在这个世界上,谁不想由着性子活着,但我们不行,我们没有那种有权有势的老子,我们得靠自己,对吧,所以个性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奢侈品,真的玩不起。”


所以祁同伟才不怕吃相难看,也不怕别人说他吃软饭,他目标很清晰,我就是要进一步,再进一步,往上爬,再往上爬。

所以是这个社会的阶级固化与官场现状毁了我们的祁厅长吗?

当然不是。

别整天把什么都归咎于制度,你走歪路,跟你的出身无关,跟制度无关,这终究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祁同伟戒了100次烟,但复吸了101次。这是他性格里的致命贪婪,万劫不复。

而李达康就对权力没贪念吗?

有,当然有。达康书记对权力与官位那是相当的爱,爱到12点前基本不回家,爱到老婆孩子两不顾。

但他对攀爬的理解是,就是做政绩、解决问题,这些实质性的东西做到了,自己的位置才能稳固攀升。

他是一个纯粹的官僚,他不是谋私受贿的贪官,也不是油盐不进的大清官,公众场合就敢公然表示自己看不上祁同伟,就是认准了只有政绩才能让自己往上爬,撒丫子雷厉风行地干实事。

当官的喜欢政绩有什么错?只要你因为喜欢政绩而给老百姓干实事,就比尸位素餐的垃圾官僚强。


权力面前,一个溃败腐烂,一个出淤泥而不染。

同是底层出身,祁厅长简直就在被达康书记吊打。

他输了,输在格局,也输在根深蒂固的底层思维。

最终,谁敢扔掉底线,必将先被剥夺;谁将声震人间,必先砥砺污浊。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