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雅心理咨询中心的博客

国家心理咨询师、国际催眠治疗师、性治疗师!

 
 
 

日志

 
 

精神分析中的资源取向  

2017-02-06 13:44:02|  分类: 精神分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精神分析中的资源取向
精神分析中的资源取向 - 静雅 - 静雅心理咨询中心的博客
      咨询师看到来访者做不到、不足的部分,不用告诉他,你看到就好。因为你讲出来,是在加固他严厉超我的部分,而不讲,就是容纳与承载,也有了可供消化的空间。

      看到他做得到的、好的部分,要告诉他,并且要反复的讲,甚至有时候要略微夸张的讲,这时候讲出来是要加固“我是好的”这部分好的内部客体关系,可以更好地促进自我的自由发展。

      对这一点,我深有认同,因为这几年中,不论是个人成长,还是在专业实践上,我都在不断的体会到:看到自己或者来访者身上能做到的、好的部分并加以表达,这对当事人具有重大的心理意义与促进其发展的意义。我将之定义为精神分析中的资源取向。


精神分析中的资源取向对我个人成长的促进

      最初,我被精神分析的深刻与犀利所迷恋,我感慨与精神分析的解释如此的精准到位,直指我们内心最深处的黑暗与冲突,似乎一下子就让我们对自己有拨云见日般的清晰与透彻感。这种感觉让人无比畅快。精神分析是一把锋利的工具刀,在理解自己上,它可以轻易穿透、可以自如解剖。我以为,这样能加速人的整合。

      于是,借助学习,也借助我早先的分析师,我看到了自己内心最为虚弱的部分,我理解了自己内心冲突的一面,我也看到了我内心最深处的渴望与婴儿般的幻想。看起来,我不再畏惧我内心那个严厉的超我,并能够在有自责与内疚感出来时有所觉察与看到,但我仍然总是感觉自己不好,或者说不够好。

      这个对不好的看到与明了,不仅没有让我的内心因为看穿而变得松动而自由,我的专业发展也仍然是阻滞不前的,我的个人行动力上也还停留在原来的水平上,想要做的事情总是没有完成的感觉,一度觉得自己像个废人。

      是的,我明白我这源自于我有个比较要强的妈妈,对她来说,似乎只有最好的才会让她满意,其他的就别拿出来说话,比如,她会对考了第三名的我说,这有什么好高兴的,人家还有第一第二名呢;比如,她总是拿我的单项与某个孩子最好的单项比,这样一比下来,任何方面,都有人比我好很多。这真的是一件让人无比沮丧的事情。

       这不仅浇灭了我的自我满足感,还帮助我滋生出了“我永远都做得不够好”内部语言,并且,我形成的预设:“无论我做什么都不会让别人最满意的,他们肯定会挑出我一些毛病的。”为了避免幻想中可能会到来的否定与批评,我就任何时候都先挑自己的毛病,先把自己贬低一顿,不让自己有更高的预期。

       那时候我想,现在我进一步的明晰了自己的潜意识运作了,我是不是能行动起来了呢?

       没有,事实上,我还是在不断重复的懒散、自责、分析、理解、继续懒散的模式。如此持续了几年之久。

      三年后,我有了一个新的分析师,他具有强大的包容性,能够容忍我做的不好的地方,他不分析我为什么觉得自己不够好,相反,他总是想办法分析我的好,他对我描述的我做过的事情,毫无吝啬的表达着他的欣赏与肯定,并坚定的认为,我是那个能挑100斤重的人,却装作只能挑20斤。他从各个侧面去看到我能做到的部分,认为我有能力去做很多事情,他一直在不断的肯定我的好。

      我早期自然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我认为这只是他惯用的技巧性的咨询手法,为了激发人的自信,甚至我觉得他有些小儿科,认为这样做意义不大,咱又不是积极心理学取向的。

      可他不理会我的抗拒,他帮助我剥离着那些我与父母之间的投射与投射性认同的虚弱与不足,把我内心好的那部分剥出来给我看,反复的让我看,这不是一份空洞的肯定与鼓励。

      他的坚定而又坚持的重复的反馈着我身上实际存在的好的资源,悄然的在我心中生根发芽,我开始有了更轻松愉悦的人际关系,我在一点点的增加行动,而且我收到了越来越多人的肯定,他们都认为并相信我是那个能够把事情做得很好的人。

      我独立的做了自己的工作室,并且工作室的运营不是我当初所担心焦虑的那样会萧条一两年,事实上,我的工作室三个月后,就有了起色,并且我迅速的找到了自己工作室运营的方向与定位,我让自己既能服务于大众,向他们传递心理学视角的育儿理念,又能很好的接待个体咨询,帮助个体拜托了心理困惑,获得成长。

      我的工作室发展得足够好的时候,我和朋友又一起搭建了南心理,我们希望能够做成一个落地的心理咨询师平台,能够为更多的父母与孩子提供从科普到课程到专业咨询的服务,能够开展足够量的公益活动去普及心理学知识与心理保健的理念。

      分析的过程中,我对自己逐渐有了真正的认同,并且更加确信自己是有力量的,相信自己能够给人帮助,能够凭借心理咨询技能谋生。

      这些转变在潜移默化中发生着,我内心严厉的超我松动,我感受到了我内心的自由。

      我想这其中的一部分原因是我的分析师帮助我容纳了我的不好的部分,通过不断的坚定的认为“你很好”,让我把注意力都放在我很好的部分,并软化了我内心严厉的超我部分,减轻了自我谴责与不满,减少了内在消耗的,使得我有更多的内在力量用于自我发展上。

      而今,我觉得自己内心里有力量,也有温柔。是的,我想我内化了分析师对我的肯定,并且找到了我内在合适的资源,而这个资源一直存在于我心,是分析师积极的帮助我把它们挖掘了出来。


精神分析中的资源取向对我专业发展中的促进

      最初学精神分析时,虽然我没有拿着这把刀到处挥舞,随意分析来访者。

      但是我还是觉得自己能够很敏锐的看到来访者内心的冲突与矛盾,并且深信要将这些冲突与矛盾充分揭示出来,帮助来访者卸除掉防御,帮助看到他们婴儿般的幻想与现实世界是如何不协调的,就能帮助来访者摆脱心理困扰,获得成长。

      那时候的我,几乎不夸我的来访者,那时我认为夸赞来访者是非常不节制的行为,偏离了匿名与节制的原则。

      因此,沿着这样的思路,我的个案在单词咨询结束时,看起来常常是愁眉苦脸,若有所思,他们认同我的解释,却继续着各种重复模式,不见好转。

      并且,只有少数的个案能够跟随我做到几十次,还有大量的个案在我这里做几次就脱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个案时数以蜗牛般的速度增长。

      同样是在潜移默化中,我发现自己开始能够下意识的去看到我每一个来访者身上闪光的优点,并且不吝惜的夸赞他们。尤其是,我变得特别能够看到青少年来访者身上优秀的品质,看到他们内心里渴望变好的力量,看到他们的症状所具有的积极意义,那些本不愿意来做咨询的青少年愿意与我一起工作,开启了主动咨询与探索的过程。

      看到他们的优点之外,我还试着学会了利用来访者身上的资源来帮助他们自己,让他们慢慢的积累“我真的是好的”的体验。来访者离开我的咨询室时,两眼常常是带着光的。

      也有来访者常常问我,我真的有这么好吗?是不是只有你才能看到我的好?这样会不会让我变得太过自大与傲慢?他们这么问过之后,又会在随后的一些咨询中反馈出一些他们确实越来越有掌控感与胜任感的信息。

      日子一天天过去,有一天,我忽然发现,在我手头上,也有了几年的个案。个案越来越稳定,咨询总量便快速的增加,

      资源取向的思路,在咨询中整体的关注来访者的生命故事(了解他的成长历史,了解其父母的背景),通过这个整体性,我们去看他作为个体的分离进行到了哪一步,看他如何利用防御帮助他在一个大的环境下生存与发展,同时也看他在发展的背景下,有哪些新的因素被纳入他的经验之中,只是尚未被他觉察。

      这个并不是一个直截了当的单刀直入的操作过程,我们需要耐心的陪伴着来访者在很糟糕的自我感觉状态,小心翼翼的前行,敏锐捕捉他们身上的闪光点,

      有了这样一种深入的了解与看到的情况下,寻找契机,把那些我们看到的好的部分表达出来,让个表达紧贴着他的经验,争取能够渗透到他内部客体关系之中的,能够最终变成促进他心理自由发展的动力。

        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获得内心自由.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