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雅心理咨询中心的博客

国家心理咨询师、国际催眠治疗师、性治疗师!

 
 
 

日志

 
 

京剧《锁麟囊》剧本(下)  

2016-07-25 03:57:02|  分类: 京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剧《锁麟囊》剧本(下)

京剧《锁麟囊》剧本(下) - 静雅 - 静雅心理咨询中心的博客
 

主要角色
薛湘灵:正旦
薛夫人:老旦
赵守贞:旦
卢胜筹:老生
薛良:老生
程俊:丑
胡杰:丑
卢天麟:娃娃生
周大器:娃娃生
碧玉:丑旦
梅香:丑旦
胡婆:丑
赵禄寒:老生
卢仁:丑
卢义:丑
老傧相:丑
少傧相:丑

情节
登州富户薛姥的女儿薛湘灵出嫁,嫁前按当地习俗给了她一个锁麟囊,取早生贵子之意,内中装了不少珠宝。婚期中途遇雨,在春秋亭暂避;恰巧又来了一乘花轿,轿中的赵守贞是贫士赵禄寒的女儿,由于感到身世凄凉,不禁悲啼。薛湘灵教老仆问明情由,颇表同情,慨然以锁麟囊相赠,赵守贞感遇知己,遂留空囊而璧还珠宝,雨止各去。六年后登州大水,薛湘灵和家人失散,漂流到莱州,遇见旧仆胡婆,引她到当地官员卢胜筹家,适卢家正为儿子卢天麟雇保姆,薛湘灵得入府中,伴卢天麟玩耍,百感交集。卢天麟把球抛进一座小楼,逼薛湘灵去拾,薛湘灵上楼看见当年的锁麟囊,不觉感泣。卢夫人原来就是赵守贞,见状加以盘问,才知薛湘灵就是当年赠囊之人,改容敬礼,结为姊妹,并帮助她一家团聚。

注释
这个戏是程砚秋同志1941年所编演。在唱腔上有很丰富的创造,在表演方面也突破了京剧原有的一些程式。

根据《程砚秋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第十五场】

(长丝头。薛湘灵贫装上。)

薛湘灵  (哭头)    啊啊啊啊!老娘亲!大器儿!官人哪…………

     (西皮散板)  一霎时又来到一个世界,

     (白)     梅香、院公!

     (西皮散板)  叫梅香唤院公为何不来?

     (白)     官人,我饿了哇!

     (西皮散板)  腹内饥唤郎君他他也不在,

     (西皮散板)  却为何到荒郊不见亭台。

(薛湘灵看衣服。)

薛湘灵  (西皮散板)  恍惚间与众人同把舟载,

             莫不是应验了无情的水灾。

             老娘亲她必定波中遇害,

             苦命的大器儿鱼腹葬埋。

(胡婆上,望。)

胡婆   (白)     呦,这不是姑奶奶吗?

薛湘灵  (白)     啊!胡妈妈。

胡婆   (白)     是我呀!

(薛湘灵、胡婆抱头而泣。)

薛湘灵  (西皮散板)  见胡婆好一似空山闻籁,

             你可曾见我夫与我萱台?

胡婆   (白)     我说姑奶奶,您看这场水灾,登州城让水都给淹啦,老夫人和姑老爷,恐怕一时您见不着面啦!

薛湘灵  (西皮散板)  听他言把我的肝肠痛坏,

             你送我回故乡寻找尸骸。

胡婆   (白)     姑奶奶,刚才我不是说了吗,登州城让水都给淹啦,故乡变成大河啦,老夫人和姑老爷八成变了鱼粪和虾米屎啦。

(胡婆见薛湘灵哭。)

胡婆   (白)     哟,您别哭啊,您饿不饿哇?

薛湘灵  (白)     我腹中甚是饥饿,胡妈妈你快快与我安排饭菜。

胡婆   (白)     哟!您还当时从前咱们在家哪,说声开饭就端上来啦?四个碟子、八个碗,丝溜片炒的燕窝鱼翅!这会您可别做那个梦啦。

薛湘灵  (白)     我用何物来充饥呀?也未曾带着银两。如何是好?

胡婆   (白)     您怎么这么糊涂,说未带银两,您要知道发大水,咱们不早就搬家了吗。

薛湘灵  (白)     用何物充饥呀?

(薛湘灵哭。)

胡婆   (白)     真个的,您有住处没有哇?

薛湘灵  (白)     住处?

胡婆   (白)     啊。

薛湘灵  (白)     我无有啊。

胡婆   (白)     姑奶奶,您别哭,我跟您说得啦,此地又一个卢家庄,有位卢相公,设下粥厂,登州来的灾民,都上那儿打粥去,您跟我也去打粥去好不好哇?

薛湘灵  (白)     想这粥乃是饭后之品,薄薄一碗稀粥,焉能充饥呀!

胡婆   (白)     哟!姑奶奶,到了这个节骨眼,你那转文哪!我也跟您说一句吧,这叫做此一时,彼一时也

薛湘灵  (白)     呀!

     (西皮散板)  一席话惊得我如梦方解,

(薛湘灵、胡婆同走圆场,卢仁、卢义同反上,众难民同上,领粥,吃粥,胡婆领一碗与薛湘灵,老妇上。)

卢仁   (白)     没有了,下午再来吧!

老妇   (白)     哎呀!

(老妇哭。薛湘灵把粥给老妇。)

胡婆   (白)     哟!姑奶奶,您怎么把粥给了她啦?

薛湘灵  (白)     唉!

     (西皮散板)  看见了年迈人想起萱台!

胡婆   (白)     您还没吃那,怎么都给了她了!

薛湘灵  (白)     看她实在可怜!

胡婆   (白)     这倒也说的对!

(卢仁看薛湘灵,和卢义耳语。)

卢仁   (白)     喂!他们打完粥不走,在这儿磨烦什么?

胡婆   (白)     二位多担待吧!这位没有打过粥!

卢仁   (白)     我有件事跟你商量商量。

胡婆   (白)     什么事呢?

卢仁   (白)

胡婆   (白)     你等等,我跟他说一声。

             小姐,您别走哇!您听见没有?他们府里要雇一个哄小少爷的老妈子,您去好不好?

薛湘灵  (白)     你为何不去?

胡婆   (白)     不是有您吗?还是您去合适,我这么大岁数,在外边也方便,您不如先在这儿待着,慢慢再打听家里的消息!

薛湘灵  (白)     不知这小少爷是怎样的哄法?

胡婆   (白)     我问您:当初在家里时候,我是怎样哄您来着;您就这样的哄人家!那就行了!

(薛湘灵哭。)

胡婆   (白)     您别哭了!愿意去不愿意呀!

(胡婆见薛湘灵点头。)

胡婆   (白)     愿意去,好。

             我说二位,她愿意去。

卢仁   (白)     那就跟我们走吧!

胡婆   (白)     对!小姐您就跟他们走吧!

薛湘灵  (白)     胡妈妈,你要常来看我呀!

胡婆   (白)     过两天我一定来看您,别难过了!我走了。

(胡婆下。)

卢仁   (白)     跟我走吧!

(薛湘灵、卢仁同走圆场,薛湘灵随卢仁同入门。)

卢仁   (白)     你在这儿等会。

             有请相公、夫人。

(丫鬟、碧玉、卢胜筹、赵守贞同上。)

卢胜筹  (念)     功名成就免贫困,

赵守贞  (念)     终日感念赠囊人。

卢胜筹  (白)     何事?

卢仁   (白)     启禀相公、夫人:您不是叫我找一个哄小少爷的老妈子吗?已经找到了。

卢胜筹  (白)     现在哪里?

卢仁   (白)     现在门外。

赵守贞  (白)     叫她进来。

卢仁   (白)     来,来,来,见过相公,夫人。

薛湘灵  (白)     参见相公、夫人。

赵守贞  (白)     这女子你姓什么?

薛湘灵  (白)     姓薛。

赵守贞  (白)     哪里人氏?

薛湘灵  (白)     登州人氏。

赵守贞  (白)     登州灾情如何?

薛湘灵  (白)     被水淹没了。

赵守贞  (白)     丫鬟,领她到后面更衣、用饭。

丫鬟   (白)     随我来。

(薛湘灵随丫鬟同下。)

卢胜筹  (白)     夫人,你我的儿子往哪里去了?

赵守贞  (白)     丫鬟,请你家小少爷。

碧玉   (白)     是了!

             有请小少爷。

(卢天麟跳上。)

卢天麟  (白)     来了,来了!爹爹,妈。

赵守贞  (白)     儿啊,你往哪里去了?

卢天麟  (白)     我念书玩去了。

赵守贞  (白)     既然念书,又为何贪玩?

卢天麟  (白)     妈,您不知道。我是一边念书,一边玩。

赵守贞  (白)     相公,看将起来,你我的儿子是有出息的。

卢胜筹  (白)     你看他满身灰尘,还有什么出息呀!

赵守贞  (白)     儿啊,你哪里来的这身灰尘哪?

(赵守贞替卢天麟掸土。)

卢天麟  (白)     妈,我念书念腻了,上后花园打秋千去啦,摔了一个跟头。

赵守贞  (白)     儿呀,摔着了无有哇?

卢天麟  (白)     不要紧,没摔着。

赵守贞  (白)     如今与我儿雇了一个妈妈,哄弄我儿玩耍,可好哇?

卢天麟  (白)     我不要。

赵守贞  (白)     怎么?

卢天麟  (白)     七八十岁的老妈子多么讨厌哪!

赵守贞  (白)     儿呀,这个妈妈不老哇!

卢天麟  (白)     不行,我得看看。

赵守贞  (白)     丫鬟,唤薛妈前来。

碧玉   (白)     薛妈快来。

(薛湘灵仆装上。)

薛湘灵  (念)     一家离散付东流,骨肉牵挂在心头。

碧玉   (白)     咳!瞧你这个劲!快着点,夫人叫你哪!进来。

卢天麟  (白)     妈,就是她吗?

碧玉   (白)     咳,过来见过小少爷。

薛湘灵  (白)     跟我玩耍可好?

卢天麟  (白)     好,妈,我愿意跟她玩。

             走走,咱们玩去。

赵守贞  (白)     薛妈,待她到外面玩耍去吧,要小心荷花池,当心太湖石,莫惹梁上蜂,休挑蛛网丝。

薛湘灵  (白)     是。

(薛湘灵欲行。)

赵守贞  (白)     啊,薛妈,哄着小少爷玩耍,千万不可打秋千,不要摔坏了我的儿子呀!

卢胜筹  (白)     夫人你忒以地罗唣了!

卢天麟  (白)     走吧,走吧。

赵守贞  (白)     啊,薛妈……

卢胜筹  (白)     啊,夫人,我代你讲了吧:要小心荷花池,当心太湖石,莫惹梁上蜂,休惹蛛网丝。哈哈哈!

(卢胜筹、赵守贞同下。)

卢天麟  (白)     走吧,走吧!我们玩去啦!

(薛湘灵、卢天麟、碧玉同走圆场。)

卢天麟  (白)     真个的,薛妈,你们家也有这样的房子么?

薛湘灵  (白)     这……我乃贫寒之家,无有哇!

碧玉   (白)     什么!她家也配有这样的房子!无非半间破草房!

卢天麟  (白)     啊,薛妈,你们有这样的花园吗?

碧玉   (白)     什么,他们家有这样的花园,她也配呀!她上咱们这儿来开眼啦!我告诉你:薛妈,这是三间花厅,里面有床铺,小少爷要是玩累了,哄他睡觉。这哄小孩可不是容易的,要是磕着碰着,你可担待不起呀!我说的话,你爱听不听!

薛湘灵  (白)     多谢指教。

碧玉   (白)     这不算什么,喂,薛妈,这有玩艺,你知道这个怎么玩吗?

(碧玉拿玩具。)

卢天麟  (白)     拿过来吧,你干什么哪?

碧玉   (白)     我教给她,她好哄你玩啊。

卢天麟  (白)     这儿不要你,快给我出去,快给我出去!

碧玉   (白)     这是怎么说的?有了新就忘了旧是怎么着?你还不错呢……

(碧玉下。)

卢天麟  (白)     薛妈,你倒是跟我玩啊!

薛湘灵  (白)     好哇。公子,你看看这个可好哇?

(薛湘灵拿玩具。)

卢天麟  (白)     这个呀,不好。

薛湘灵  (白)     这个呢?

(薛湘灵另拿一个。)

卢天麟  (白)     这个呀,也不好!这我都玩腻啦!你给我想个新主意玩,好不好哇?

薛湘灵  (白)     我与你想一个……噢,与你剪个纸人儿如何?

卢天麟  (白)     怎么着,你给我剪个纸人?拿好极啦,好极啦。你倒是快着点呀!

薛湘灵  (白)     好好好。

卢天麟  (白)     快着点儿呀,快着点,你倒是给我快着点儿呀!

薛湘灵  (白)     这个纸人儿可好哇?

卢天麟  (白)     真不错,你会剪马吗?教这小人骑马玩,那够多好哇。

薛湘灵  (白)     好好好。

卢天麟  (白)     可是这么着,我要绿马。

(薛湘灵闻言一惊,触动心事,又隐忍住。)

卢天麟  (白)     快着点呀,快着点呀,你倒是快着点呀!

薛湘灵  (白)     人二足、马四足,是要慢些的。

卢天麟  (白)     是呀,人两足、马四足,当然剪的慢啦,那不成,那你也得给我快着点!

薛湘灵  (白)     你看这个绿马可好哇?

卢天麟  (白)     绿马儿真好玩,它会走吗?

薛湘灵  (白)     纸马儿焉能会走?

卢天麟  (白)     它不会走,我会走,你瞧,我学马,马是这么样走。

(卢天麟爬行。)

薛湘灵  (白)     快快起来!公子不要脏了衣服哇!

卢天麟  (白)     对呀,别脏了衣服。我学完了,该你啦。

薛湘灵  (白)     什么?

卢天麟  (白)     学马走。

薛湘灵  (白)     嗳,人是人,马是马,人哪有学马的道理呀?

卢天麟  (白)     你就学一个得啦。

薛湘灵  (白)     我不能学。

卢天麟  (白)     你不学?那还是我来学!

薛湘灵  (白)     快快起来,快快起来!

卢天麟  (白)     你倒给我学个马,您看这还有马鞭子,你当大马,我当赶马的!你快给我学呀,你快着点呀,你倒是快着点呀!

薛湘灵  (白)     蝴蝶来了!

卢天麟  (白)     蝴蝶在哪儿哪?我怎么看不见哪!在哪儿?

薛湘灵  (白)     它又飞了!

卢天麟  (白)     我要蝴蝶、我要蝴蝶。

(卢天麟哭。)

薛湘灵  (白)     啊,公子不要啼哭,我与你剪个纸的可好哇!

卢天麟  (白)     快点,给我剪!快着点呀。

(卢天麟睡熟。)

薛湘灵  (白)     咳!

     (二黄慢板)  一霎时把七情俱已磨尽,

             参到了酸辛处泪湿衣襟。

     (二黄快三眼) 我只道铁富贵一生铸定,

             又谁知祸福事顷刻分明;

             想当年我也曾绮装衣锦,

             到今朝只落得破衣旧裙,

             这也是老天爷一番教训,

             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可叹我平白地遭此贫困,遭此贫困,我的儿啊……

(卢天麟呓语,翻身。)

卢天麟  (白)     快着点呀!

薛湘灵  (二黄快三眼) 把麟儿误作了自己的宁馨!

             忆当年出家时娘把囊赠,

             宜男梦在囊上绣个麒麟;

             到如今受凄凉娘又丧命,亲娘丧命,我的娘啊……

(卢天麟醒。)

卢天麟  (白)     薛妈!你不哄我玩,怎么哭啦!我告诉我妈去。

薛湘灵  (二黄快三眼) 公子醒我侍奉且莫高声。

(行弦。)

卢天麟  (白)     咱们到花园玩去。到了花园,你给我逮只蝴蝶儿!

薛湘灵  (白)     好好好。

(薛湘灵、卢天麟同入园。)

卢天麟  (白)     我要一个黄的。

薛湘灵  (白)     你要黄的。

卢天麟  (白)     我还要一个红的。

薛湘灵  (白)     还要个红的。

卢天麟  (白)     对啦!到了花园,可得给我逮着呀。我的皮球在这儿哪,你给你拍个皮球看看。

薛湘灵  (白)     你要当心哪!

卢天麟  (白)     我知道啦。

薛湘灵  (白)     当心。

卢天麟  (白)     薛妈,我给你扔个高的,你瞧瞧。

(卢天麟抛球,误入楼上。)

卢天麟  (白)     哎哟,皮球扔到楼上去啦。你快去给我捡下来。快着点呀,你倒是快着点呀!

薛湘灵  (白)     啊公子,夫人无有命令,我不敢前去啊!

卢天麟  (白)     你给我捡去,我要皮球。

薛湘灵  (白)     不要也罢。

卢天麟  (白)     我要,我要!有我哪,你给我上楼找去。

薛湘灵  (二黄快三眼) 公子命敢不遵把朱楼来进,

(行弦。)

卢天麟  (白)     你怎么还不上去?

薛湘灵  (白)     我怕夫人怪罪!

卢天麟  (白)     我妈不答应有我哪!怕什么,你给我拿去。

薛湘灵  (二黄快三眼) 我只得放大胆四下找寻。

(薛湘灵上楼,找球。卢天麟偶扯帘,薛湘灵见锁麟囊惊视,哭出声。)

薛湘灵  (二黄散板)  蓦地里见此囊依旧还认——

卢天麟  (白)     我告诉我妈去!

(卢天麟下。)

薛湘灵  (二黄散板)  分明是出阁日娘赠的锁麟;

             今朝见此囊莫非梦境?

             我怎敢把此事细追寻!

             手托囊思往事珠泪难忍,

(薛湘灵哭。赵守贞携卢天麟、碧玉、丫鬟同急上,同上楼,薛湘灵惊放囊。)

赵守贞  (白)     大胆!

     (二黄散板)  大胆薛妈乱胡行。

     (白)     哽!大胆薛妈,平白地上楼做甚?

薛湘灵  (白)     夫人息怒!适才公子将球抛在楼上,命我上楼寻球,我说不敢,恐怕夫人怪罪;公子言道,有他做主。

赵守贞  (白)     儿啊!此话可是你讲的?

卢天麟  (白)     不错,是我叫她上来的。她瞧见这个红布口袋就哭啦!

赵守贞  (白)     有这等事!薛妈随我下楼,有话问你。

(赵守贞见薛湘灵看囊。)

赵守贞  (白)     看什么?

薛湘灵  (白)     锁麟囊。

赵守贞  (白)     怎么讲?

薛湘灵  (白)     锁麟囊。

赵守贞  (白)     快快随我来!

(薛湘灵、赵守贞、碧玉、丫鬟、卢天麟同下楼。)

赵守贞  (白)     啊,薛妈,你到底是哪里人氏?

薛湘灵  (白)     登州人氏。

赵守贞  (白)     你叫什么名字?

薛湘灵  (白)     这……

碧玉   (白)     你瞧,夫人问你话,你快说!干嘛又装模作样的?

薛湘灵  (白)     我叫薛湘灵。

赵守贞  (白)     你以前家世如何?

薛湘灵  (白)     我的家世么?——与夫人一样啊!

赵守贞  (白)     如今呢?

薛湘灵  (白)     如今被大水淹没了!

赵守贞  (白)     你几时出嫁的?距今几年了?

薛湘灵  (白)     这……己酉年六月十八日出阁,今已六载!

赵守贞  (白)     六月十八日,今已六载

             啊,儿啊!你今年几岁了?

卢天麟  (白)     妈,我不是五岁了吗?

赵守贞  (白)     五岁了!玩耍去吧。

卢天麟  (白)     我玩去啦。

(卢天麟下。)

赵守贞  (白)     碧玉,与薛妈看座!

碧玉   (白)     夫人,您在这,哪有她的座儿呀?

赵守贞  (白)     有话问她,请她坐下。

碧玉   (白)     不是,她是老妈子,怎么就有座儿啦?

赵守贞  (白)     不必多言,快快看座。

碧玉   (白)     想不到,她到红啦!

(碧玉挪椅。)

碧玉   (白)     您请坐吧。

(碧玉嗽声。)

薛湘灵  (白)     请来上座。

碧玉   (白)     我站惯了。

赵守贞  (白)     请坐。啊,薛妈,那年六月十八日天气如何?你可记得呀?

薛湘灵  (白)     记得。

赵守贞  (白)     记得。慢慢讲来。

薛湘灵  (白)     夫人容禀。

     (西皮原板)  那一日风光好忽然转变,

(行弦。)

赵守贞  (白)     忽然转变,又怎样啊?

薛湘灵  (西皮原板)  霎时间日色淡似坠西山。

(行弦。)

赵守贞  (白)     似坠西山,后来呢?

薛湘灵  (西皮原板)  在轿中只觉得天昏地暗,

             耳边厢,风雨断,雨声喧,雷声乱,乐声阑珊,人声呐喊,都道是大雨倾天。

(行弦。)

赵守贞  (白)     何处避雨?

薛湘灵  (白)     春秋亭。

赵守贞  (白)     春秋亭?我来问你:那日春秋亭中避雨,就是你一乘花轿,还有第二?

薛湘灵  (白)     还有一乘。

赵守贞  (白)     哦,还有一乘?那花轿是怎样的风光?

薛湘灵  (白)     那花轿么?夫人哪!

     (西皮原板)  那花轿必定是因陋就简,

             隔帘儿我也曾侧目偷观;

             虽然是古青庐以朴为俭,

             哪有这短花帘,旧花幔,参差流苏,残破不全。

(行弦。)

赵守贞  (白)     那花轿残破不全!碧玉,将薛妈座位移至客位。

碧玉   (白)     我说夫人,她在这儿坐着就可以啦,怎么又跑到客位去啦?

赵守贞  (白)     不必多言。

碧玉   (白)     好,不但红,而且红得发紫啦。

             起来,起来,我给你挪窝儿。

(碧玉移座。)

赵守贞  (白)     请坐。我来问你:那轿中人她又是怎样?

薛湘灵  (白)     夫人哪!

     (西皮原板)  轿中人必定有一腔幽怨,

             她泪自弹,声积断,似杜鹃,啼别院,巴峡哀猿,动人心弦,好不惨然。

             于归日理应当喜形于面,

             为什么悲切切哭得可怜!

(行弦。)

赵守贞  (白)     哭得可怜,难道你就无动于衷么?

薛湘灵  (西皮原板)  那时节奴妆奁不下百万,

             怎奈我在轿中赤手空拳。

(行弦。)

赵守贞  (白)     赤手空拳,就罢了不成么?

薛湘灵  (西皮原板)  急切里想起了锁麟囊一件,

             囊虽小却能作积命泉源。

(行弦。)

赵守贞  (白)     碧玉!快将薛妈座位,移到上座。

碧玉   (白)     夫人可是这么着,她来到咱们家,一手还没露呢!怎么又上座啦?

赵守贞  (白)     又来多口!快快移来吧。

碧玉   (白)     您这叫步步高升啊!

赵守贞  (白)     快快请坐吧。那锁麟囊中盛有何物?慢慢讲来。

薛湘灵  (白)     夫人哪!

     (西皮流水板) 有金珠和珍宝光华灿烂,

             红珊瑚碧翡翠样样俱全;

             还有那夜明珠粒粒成串,

             还有那赤金练、紫瑛簪、白玉环、双凤錾、八宝钗钏,一个个宝孕光含。

             这囊儿虽非是千古罕见,

             换衣食也够她生活几年。

赵守贞  (白)     那女子收下了无有哇?

薛湘灵  (西皮摇板)  那女子心性洁世俗不染,

             留下了锁麟囊把珠宝退还。

赵守贞  (白)     呀!

     (西皮摇板)  听她言不由我心中暗转,

             果然是当年知己到此间。

赵守贞  (白)     碧玉,领薛妈后面更衣!

碧玉   (白)     您的衣服,给她穿哪?

赵守贞  (白)     是呀。将我那上等的衣服与她挑选!

碧玉   (白)     得,走吧。

薛湘灵  (白)     啊夫人!这是何意呀?

赵守贞  (白)     不必多疑,我绝无恶意,快快去吧!

碧玉   (白)     走,跟我穿衣服去啊。我说薛妈,我真是佩服你就算得啦,你呀,算是把我们夫人给蒙啦!

(薛湘灵随碧玉同下。卢胜筹上。)

卢胜筹  (白)     咳!这是哪里说起,真是善门难开,善门难闭!

赵守贞  (白)     相公何出此言!

卢胜筹  (白)     娘子哪里知道,我们将薛妈收下来,不想她的母亲、她的丈夫、她的儿子与一两位亲友,都找上门来了!

赵守贞  (白)     怎么,她的母亲、丈夫、孩子、亲朋都来了么?哎呀,来得正好,如若不然,我还要派人寻找他们前来。

卢胜筹  (白)     夫人,你莫非疯了么?设此粥厂,已有人怪我市惠!如今又收留这一家……

赵守贞  (白)     你可晓得这薛妈她是哪个?

卢胜筹  (白)     是哪一个。

赵守贞  (白)     就是那赠囊之人,来到我们这里呀!

卢胜筹  (白)     哎呀呀!想你当日出嫁之时,受尽世态炎凉,唯有这赠囊之人情深意重!今日到此,厚礼相待才是。

赵守贞  (白)     是啊!她阖家今在何处?

卢胜筹  (白)     现在外面。

赵守贞  (白)     快快请了进来。

卢胜筹  (白)     我亲自请来。有请!

(胡婆、薛母、周庭训、周大器、程杰、胡俊、老傧相、少傧相同上。)

胡婆   (白)     啊,老夫人随我进来吧,姑奶奶就在这儿。

             老夫人,我给您引荐引荐吧。这是卢相公、这是卢夫人。

             这是我们老夫人,这是我们姑老爷。

周庭训、

薛夫人  (同白)    这厢有礼。

赵守贞  (白)     这厢还礼。

薛夫人  (白)     啊,卢夫人,我的女儿现在何处哇?

赵守贞  (白)     现在我们这里,先请坐下,待我请来。

             碧玉快来。

(碧玉上。)

碧玉   (白)     什么事?

赵守贞  (白)     薛娘子可曾换好衣服无有哇?

碧玉   (白)     您不是说,把您的好衣服拿出来给她穿吗?我就把您的箱子打开啦,我教她自己挑,我说你看那件好看,你穿那件。我拿出一件,她穿上啦。甭提多么好看啦,这末办,我把她请出来,您看看怎么样!

赵守贞  (白)     请了出来。

碧玉   (白)     您等着。

             有请薛娘子!

(薛湘灵上。)

薛湘灵  (西皮二六板) 换珠衫依旧是当年容样,

             莫不是心头幻我身在梦乡。

薛夫人  (白)     啊,女儿!

薛湘灵  (西皮二六板) 猛抬头见老娘笑脸相向,

             儿的娘!

             问一声老娘来自何方?

薛夫人  (白)     我们遇见救生船,将我们救到岸上,又听见胡妈妈言道,方知你在此居住啊。

薛湘灵  (西皮二六板) 这才是脱危难吉人天相,

周大器  (白)     妈,我在这儿哪。

薛湘灵  (西皮二六板) 我的儿呀!

             见我儿不由我喜笑非常!

             老天爷他还我珠归掌上,

周大器  (白)     妈,我爸爸也来啦!

周庭训  (白)     娘子!

薛湘灵  (西皮二六板) 见官人倒叫我无限仓惶。

周庭训  (白)     娘子,你因何至此啊?

薛湘灵  (西皮二六板) 一霎时触情肠感怀万状,

周庭训  (白)     啊!娘子,我们夫妻离而复合,怎么倒哭泣起来了!

薛夫人  (白)     是啊!一家团圆,正该高兴才是,怎么倒伤起心来了!

薛湘灵  (西皮二六板) 我官人怎知我历尽沧桑!

             到此事真教我有话难讲,

薛夫人  (白)     儿啊!你有什么为难之事,告知为娘,与你做主。

薛湘灵  (白)     (哭头)儿的娘啊!

     (西皮摇板)  想当年赠人物岂望报偿?

             老娘亲与官人要明以往,

             问一声卢娘子便知端详。

薛夫人  (白)     啊,夫人,我的女儿蒙你收留,我们感激不尽;为何还要这般的款待与她呀?

赵守贞  (白)     老夫人啊!

     (西皮摇板)  都只为感知己实在难忘,

             六年前薛娘子赠我麟囊。

(卢天麟上。)

薛夫人  (白)     哦,原来如此。

梅香   (白)     薛良,感情要锁麟囊,不要珠宝的就是他们!

薛良   (白)     是啊!卢夫人就是那位赵家小姐。

胡杰   (白)     嘿!我也想起来啦!我说你们两个过来!

程俊、

少傧相  (同白)    干什么?

胡杰   (白)     当初打赌的事,你们还记得吗?赵家可是阔了,薛家倒穷了,你们俩怎么说吧?

程俊、

少傧相  (同白)    我们认输还不成吗?哙。

(程俊、少傧相同对卢天麟、周大器。)
程俊、

少傧相  (同白)    你们俩多大了?

周大器、

卢天麟  (同白)    五岁了!

程俊、

少傧相  (同白)    真巧!

             得,二位大叔。

薛湘灵  (白)     卢夫人,且喜我一家重聚,高情厚谊,容当后报,我就此告辞了!

赵守贞  (白)     且慢!我有一言,列位听了:想当年我出嫁之日,受尽世态炎凉,在春秋亭上得遇薛娘子,蒙她慷慨赠我锁麟囊;我虽璧还珠宝,但深感义重情长;知己之谊,时刻难忘。今日又得相会,我有意与薛娘子结为姊妹,同居一处,意下如何?

薛湘灵  (白)     这个……就依夫人!

赵守贞  (白)     贤妹请。

薛湘灵  (白)     请啊!

     (西皮快板)  休将往事存心上,

             为人心地须善良!

             得知己,齐欢畅,

             结金兰,诉衷肠;

             待等来年禾场上,

             把酒共谢锁麟囊。

(卢天麟、周大器分骑程俊、少傧相背上,赵守贞、薛湘灵三请,同下,众人同下。)
(完)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