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雅心理咨询中心的博客

国家心理咨询师、国际催眠治疗师、性治疗师!

 
 
 

日志

 
 

内疚与自恋  

2016-07-26 02:30:28|  分类: 精神分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内疚与自恋

DonnelB.Stern
节选自 <Partners in Thought>
翻译:曾敏坚
内疚与自恋 - 静雅 - 静雅心理咨询中心的博客

 我们回顾时发现,在貌似顺利的个案中,参与者相互影响,以维持现状。我有一个个案,案主是名有天分但不成熟的三十多岁男性,放弃掉自己诸多的学术与专业机会。他在治疗中非常努力,表达了对我深深的欣赏,尽管也表达了对我有时以某种方式灌输,使他难以继续一直以来有些自我破坏的“非主流”生活的恐惧。

 在他高中时期,曾因为学业问题,一周见一次咨询师。但对他而言,咨询更像是教导,而且是无用的教导。据他所说,他的治疗师,像他的老师一样(还有他自己,在这件事上),完全被为什么他这么聪明的一个年轻人,看起来真心实意想学好,但就是学不好给难住了。

 大约有一年半,治疗对我们俩似乎都极有成效。我开始有种模糊的不安感。有些事情困扰我。过了好几个礼拜,我开始明白是什么事了。治疗对我来讲开始隐隐地没那么有活力,没那么保持兴趣,有生气。有些特定片刻,我知道过去是觉得有趣的,现在变得有些单薄或无趣,也许还有点用力过猛。同时,被分析对象,坚持自己有尽力,在我默认代表着他进步的一些学术项目中,惨败。

 后来发现被分析对象对我做的,正是他对父母做的,照目前看常常如此。他做得如此自然,无声无息地塑造了彼此的互动。表面上看,他是一个尽职,愉快,有爱的儿子。但同时掉到一种无意识而有目的的方式中,使他在意识层面相信这一切发生与自己的意图无关。我们最终了解到,对父母加诸在他身上的期待,他一直感到愤怒,沮丧。这些期待跟他在生活中想要的,或感受到的似乎没有太大关系。但因为父母自恋性的脆弱,以及他对他们的爱,他感到内疚,无法直接反抗。他以一种不自知的方式替代,击中他们的痛处。在完成任何能够取悦他们的事情上,他都一败涂地,他们提供给他的任何机会都被毁掉。案主跟我开始了一段关系,以真诚合作的方式,在这段关系中我们达成了许多。我不觉得需要修改这个最初印象。但我们也发现,当我开始享受他的合作,他开始怨恨我的愉悦,并修改我们共处的历史,开始怀疑(而没有太意识到是他自己这么觉得)我们所建立的合作,更多是为了我而不是为了他。他开始对待我,象是我需要这种自恋性的愉悦,就像他从父母那里感觉到的一样(再次,以一种非系统unformulated的方式)。我暂时没有注意到这个变化,或只作为一种微妙的情感变化注意到,大多时候继续享受这种迅速演变的虚假联盟与逢迎,如同他的父母。从他陈述中我得到的信息,他们喜欢他的爱慕与兴高采烈。这几个礼拜我注意到自己享受他对我所做解释的欣赏性反馈,现在意识到最近这部分比往常多。换句话,被分析对象把自己无意识中感受到的,变成假设——这是我的自恋。我如此之享受,以至于他有理由相信自己需要继续提供,我们才能相处融洽。

 我目前的想法,是这个例子的重点在于我通过反移情,回应案主与我的相处之道。作为结果,这种反移情又强化了案主的移情,并且通常都是这样。我与他如此牢牢地锁死在一种无意识的人际互动模式中,以至于很快是谁在事实上要为一开始引发这种互动负责已经变得不重要。要在事实层面界定这点的想法很容易(并且常常)变成一场指责。

 我们关系的性质一旦显现,就有改变的可能性。这个案例不仅阐明了移情与反移情的互锁,还有这种互锁的打破。我首先想问的是这如何以及为什么会发生。我为什么没有把这场自恋进行到底?这种帮助我换一个方式看事情的不适感从哪来?最终一旦我搞明白自己的感受后,提醒案主注意我留意到的,在我和他之间的氛围的变化,并邀请他与我一起调查。结果刚已描述。我现在把注意力转到是什么使得这件事情变成可能。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