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雅心理咨询中心的博客

国家心理咨询师、国际催眠治疗师、性治疗师!

 
 
 

日志

 
 

精神分析里俄狄浦斯情结及其落幕  

2016-11-18 14:13:13|  分类: 精神分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俄狄浦斯情结及其落幕
精神分析里俄狄浦斯情结及其落幕 - 静雅 - 静雅心理咨询中心的博客

一、概述

弗洛伊德在他的研究中发现,俄狄浦斯情结见到3—6岁的儿童,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子都有过这样或那样的“弑父娶母”的梦想,它成为一个情结潜藏于儿童的深层无意识当中,同样,这个年龄的女孩则是“恋父憎母”,弗洛伊德把它称为“厄勒克特拉情结”。弗洛伊德认为,俄狄浦斯情结(以及厄勒克特拉情结)通常结束于儿童与同性家长认同,即接受乱伦禁忌。

那么,什么是俄狄浦斯情结呢?指的是孩子在3—6岁之间,在生殖器期所经历的、对父母双亲整个的爱和恨的欲望。它与阉割情结连在一起,在男孩和女孩身上,有着不一样地被制作。

它有什么样的作用呢?多尔多认为在人格结构化的进程中,俄狄浦斯情结占据着优势地位,也就是说在人格结构化中,在欲望的定向中,在神经症的病因学中,俄狄浦斯情结具有根本性、结点性的作用。

作为结构的俄狄浦斯现象是一个人类存在的基本的和普遍的转换,它是一个从二元的、直接的、甚至是镜式的关系,通过与想象的序列的对立而过渡到象征性间接关系的过程。

那如何解决呢?多尔多强调通过乱伦禁止——决定人类社会发展的绝对禁止进行解决。跟弗洛伊德相比(他认为在6岁左右,当孩子认同他同性的父母后),她确定其解决的时间更晚。她把俄狄浦斯的结束期定位在7-8岁的时候(这是指男孩子,但在女孩子要比这更晚,猜猜看是什么时候呢?)

 

二、进入俄狄浦斯期

在弗洛伊德那里,通过《小汉斯的故事》,在某种意义上,它证实了儿童性欲理论的真实性,它提供了儿童性生活的特点。弗洛伊德论述了儿童性生活所保留的古老而原始的特性,从而看到了儿童性欲及俄狄浦斯情结的普遍性和自然性。

在多尔多这里,她也把进入俄狄浦斯期与发现性别的差异联系起来,认为在俄狄浦斯期之前,力比多想象地被导向了双亲客体。俄狄浦斯之后,力比多转回到主体,从乱伦的欲望中抽离出来而改变了途径,投入到社会生活中、交友中、学习中和各项体育活动中去了,让自己的生殖欲望服从社会规则,从而进入到潜伏期。

1.1. 前俄狄浦斯

在之前我们谈到过母子二元关系的发展奠定了孩子人化的第一步。在这个前俄狄浦斯期,男孩和女孩都跟母亲建立了人生最初的跟彼者的关系——前-俄狄浦斯的依恋。正是早期跟母亲在一起,母亲使爱若化的能力充满生机,使孩子爱若化的能力得到刺激和发展,正是这些刺激,使它们成为了发展的动力而存在于人类。

1.2. 原初阉割开辟了俄狄浦斯的道路

所谓原初阉割它是由人的身体的单一性化的现实,由对性器官解剖学的不同的发现所引起的。每一个人只属于一个性别。即如果是女孩那就没有yin茎,如果是男孩那就不能怀孩子。不能即是男的又是女的。

俄狄浦斯情结定位在接近三岁时,在发现性器官差异之后。正是原初阉割开辟了朝向俄狄浦斯的道路。

1)发现性器官的差异

2-2岁半的时候,男孩子发现了他的yin茎并能勃起。他的性器官对他来说是一个神秘、爱若生殖、神奇的区域。当他触碰它时,会有异样的感觉,儿童的性欲发展进行到这个时期,生殖器在该时期已经担任了主导性的角色,在这个年纪,骄傲于他的器官,并提一些关于他的主题的问题,小男孩炫耀自己。 到三岁,当他发现小女孩没有yin茎时,这使他焦虑。在小女孩的身上没有yin茎,这在视觉上形成一种残缺;这涉及到一种yin茎残缺的幻想(女孩子没有yin茎是因为她干了某种坏事情)。

女孩子看到她没有男孩子的yin茎。弗洛伊德由此演绎出一种小女孩对yin茎的嫉羡和对于母亲的恨——母亲使她没有yin茎。多尔多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个事实,她似乎没有承认有那么大的重要性。想象性残缺的焦虑和面对平坦的胸脯所经历的怨恨都被母性的期望所抵消。(这个时候,我们往往会观察到小女孩对母亲身上在形式上跟她不一样的部位的好奇心,她会问妈妈:为什么你有大咪咪(乳房)而我是小咪咪呢?我什么时候可以有你那么大的咪咪呢?)。如果存在着自恋性的沮丧(它与她的性器官在形式上的劣势有关)的话,那么,对于多尔多而言,这个沮丧是暂时的。

2)获知各自性器官未来的作用和价值

在男孩子发现了关于性器官的差异、勃起的时候,父母要用正确的话语伴随着孩子,比如对于男孩子而言,我们可以告诉他,yin茎的勃起显示是他的性器官,是一个男人标志,长大了他就可以当爸爸,这样就赋予了他生殖器的价值。在熟知了关于他的勃起的未来的作用以后,他现在构想生殖力不再是有魔力的——不是只归于女人的一种消化的现象(在这以前孩子们认为孩子是因为妈妈吃了什么东西而来到这个世上的)。男孩子放弃对母亲的认同转而认同父亲。

小女孩需要一些简单易懂、真实的词来解释她的性的构造——从而赋予她女性的价值,(比如说小女孩会问为什么我没有小JJ呀,我们大人可以告诉她,因为你是女孩子呀,虽然她没有小JJ,但她肚子里有个小口袋,将来你可以因为这个小口袋可以生孩子呀。用这样的话语把女性的价值赋予给孩子)。这样她可以开启了寻找“离心的yin茎”的一个阶段,随后她发现了yin蒂(离心的yin茎变成了它),并在手yin幻想中上演的被捕获、被穿透的“外yin”欲望。女孩拥有的是那些关于吸引力的向心的冲动。

如果说父亲爱妻子的话,那么女孩子就会“受教于女人”。被动的yin道冲动同样就会发生作用(表现在小女孩会卖弄风情,扮美丽)。玩具娃娃具有补偿性代替物的价值,女孩子用它们来扮演一个监护母亲的角色来效仿生活中的母亲。

当女性性(指女性魅力、女人味)被作为一个有价值的东西来谈论、来认识的时候,女孩子就会放弃掉肛门怀孕的幻想(这个是必须放弃的,如若不放弃,一些成人性倒错就是就跟这个肛门怀孕固着有关),从而转向有yin茎的人。她力图讨父亲欢心。比起男孩子来说,女孩子不是那么直接地进入到俄狄浦斯期,而是顺从去改变客体。由“向心的”yin茎嫉羡(指女孩子有价值的女性性器官)接替了“离心的”yin茎嫉羡(像男孩那样的yin茎),也就是说接收到了父性的yin茎。以它的易感性和开放(外yin)为基础的这个嫉羡占据了主要地位,这个时候,女孩子进入俄狄浦斯期。

多尔多强调如下的事实:父亲的姓仅仅是从发现父亲的生殖作用起才具有价值的。正是这个得以传递的姓的价值创建了男孩子的阳性自恋。由于在早年对母亲的依恋,女性性器官一上来就具有价值(指的是女人可以生孩子)。

3)原初阉割带来的结果——使理想自我具体化

占优势的理想自我(指孩子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变成了一个在身体上比孩子更成熟的人(对男孩子来说是爸爸,对女孩子来说是妈妈),而且这个成人的身体和孩子一样服从于现实的、且事实上与他一样性别的法则(即男人就是男人,是女人就是女人)。

这些成人把孩子身上的力比多冲动引向去参与各项社会文化活动,这正是孩子的自我对理想自我的认同的寻找过程,其目的是完全认同于成人父母亲或认同于在父母亲的缺位的情况下的一个与他的性别相同的有选择的替代者。他把他作为榜样,并练习去完全地效仿他,直到他看来完全表现了他的那些行为。

正是按照这样的榜样,孩子在他的团体中初步学会了男性或女性力比多的有价值的语言。他就这样去表达在某一天将与他的父母生一个孩子的欲望。认同于父亲-母亲-他的最初的三角中的有价值的成人的这个欲望,因此把每个孩子引向了乱伦的幻想中,正是这个幻想保证了他的将成为有生殖能力的成年人的欲望。

 

三、俄狄浦斯期的表现及意义

在孩子三岁半—五、六岁时,在男孩子那里,乱伦禁忌激发了男孩子想成为像爸爸那样的男人的欲望。男孩子想要变得更加自主,在认识到母亲没有yin茎的同时,提升了父亲的性的作用,他更少服从于女人,并排斥母亲的过度保护。因此冲动既是同性恋的也是异性恋的。男孩子模仿男人,女孩子模仿女人。他们梦想着超过他们同性别的父母。这时的欲望是乱伦的。孩子们玩打仗游戏、玩杀人游戏、商人游戏(大富翁)、玩警察和小偷的游戏等,并且在与同伴玩的时候探索身体和他人的性器官。男孩子此刻想认同于他的父亲,想跟他母亲结婚。如果他尊重他的父亲,那么他就想成为跟父亲相像的人,并寻找跟母亲在一起的特权。

对女孩而言,乱伦禁忌激发了她的语言和言行举止,比如说卖弄风情,扮美丽,更像个女人,她力图吸引男人的目光并让女孩子们嫉妒,当她撞见这个禁忌时,她的生殖与前生殖冲动的升华被激发,她勇敢地参与竞争,通过文化的习得,以及从母亲那里习得如何取悦别人的本领。在整个个人提升和社会化的道路上,乱伦的意图在不知不觉中支撑了女孩子并给她本人带来了价值。

通过父性yin茎的穿透化,女孩子想要一个孩子。在这个时机,她体验到了强jian焦虑。这个焦虑提升了男人的石祖性形象的价值,提升了女性性的价值,维护了穿透的幻想,并刺激了生殖快感。女孩的俄狄浦斯幻想处于6岁到8-9岁之间。

 

四、俄狄浦斯情结的解决

(一)俄狄浦斯情结的解决的一般条件

1. 孩子与父母的关系比较亲密,而且没有创伤。

这种创伤会因为许多比较特殊的情况发生,譬如父母离异;父母一方有精神疾病或其他影响子女基本生活境况的残疾;父亲酗酒粗暴对待子女;父母一方有一个虐待子女;父母对子女的乱伦等,这些都会给幼小的儿童造成精神创伤。但在日常生活中,父母对孩子的语言、态度上的冷暴力都有可能对孩子造成精神上的创伤。

2. 父母对待子女的态度亲密适度,没有过分地抑制或刺激。

倘若儿子得不到足够的母爱,对母爱的渴求受到过分抑制,那么就使儿子克服俄狄浦斯情结的人格发展受阻。倘若儿子被过分溺爱,使恋母感情受到过分刺激,儿子同样会在人格成长中遇到阻碍。

倘若父亲对儿子过分严厉,甚至表现敌视,使儿子在需要认同和模仿的过程中受到了抑制,使孩子克服俄狄浦斯情结并发展其人格的过程中将受到阻碍,如果父亲对儿子过分溺爱甚至在儿子面前百依百顺、软弱可歁,儿子也将失去人格正常发展的必要条件。

(二)男孩子和女孩子俄狄浦斯情结解决时具体情形

1. 男孩子俄狄浦斯情结的解决。

在男孩子身上的阉割焦虑推动他放弃母亲,由成年人说出来的乱伦禁止也运作在同样的意义上。对乱伦禁止的接受意味着俄狄浦斯情结的消退。这个禁止决定了人类社会,它是绝对的,也适合所有的人并先在于所有人。在乱伦的企图中被阉割的、生殖的冲动将能够投注在社会活动中。如口腔的、肛门的冲动都会升华转向社会文化、学习活动中去,从而开放了另外的更大的自由。而有的人追求身体上的即刻享乐而不去升华,如吸毒者或酗酒者,就是停留在身体上的即刻满足,在精神上,这在某种程度上其实就是死亡。在男孩子身上,俄狄浦斯的消退大概在6-7岁的时候。

2. 女孩子俄狄浦斯情结的解决。

对于女孩子而言,俄狄浦斯的消退更加的微妙。如果像弗洛伊德注意到的那样,使女孩进入俄狄浦斯的正是阉割的话,那么她又是怎么结束它的呢?她认同于母亲的欲望导致她想要一个父亲的孩子,她的冲动都是向心的。对于这些女孩子,yin茎的嫉羡,不是拥有yin茎,而是成为拥有它的这些人的主人。她们试图去违反乱伦禁止,因为乱伦的幻想提升了她的价值。

多尔多在她的著作《女性性欲》中,阐述了女孩子实现俄狄浦斯消退所必需的一些理论上动力学的四个条件。这四个主体性表象是:(1)异性恋的客体是有价值的即男性是有价值的;(2)孩子的性器官对于她而言是一个骄傲的客体;(3)生殖—泌尿的关系是有益处;(4)小女孩想要怀孩子。对于女孩子而言,俄狄浦斯的消退不会在9-10岁之前发生。伴随着对父亲的乱伦最终的放弃,真实的俄狄浦斯的终点仅仅是在女孩第一个孩子出生的时候突然出现的。

(针对1,在这个地方,多尔多讲到,父母感情若不好,不离异比离异的给孩子造成的影响更大,一方面TA的异性恋的客体没有价值,另一方面,让孩子失去了理想自我的定位,这样TA长大了没有办法选择一个TA爱的对象,TA也没有办法处理好婚姻关系,最重要的是这会影响孩子想成为成年人的欲望。

还有就是在家里,妈妈不要贬低、看不起爸爸,因为这同样会影响到孩子对理想自我的寻找。)

3. 女孩俄狄浦斯情结延迟消退的几种情形:

1)它的延长经常是由于家庭的困难(神经症父母),或是由于肛门和yin道的爱若区的混淆。(所以多尔多说涉及到孩子身体发育上的知识,要伴随有真实的话语,讲给孩子听)

2) 小弟弟或小妹妹的出生也参与到了这个延长中,因为俄狄浦斯的欲望的想象的生孩子很轻易地转移到了这个新的肉身现实中。(所以在有的家庭里,父母在要第二个孩子时去寻问孩子,这让孩子更加的困惑,她会以为这个孩子就是她和爸爸的孩子,可以清晰明白地告诉她爸爸妈妈想要一个小孩子,….

3.)(小弟弟或小妹妹的出生,使她幻想到有一个父亲的孩子变成实际中的孩子)由于这会引起女孩子的犯罪感、女性生殖性压抑,男子气情结(即生殖方面的冲动压抑了,不像女孩子那样像有女人味儿),假—母性性,因此女孩子应该放弃在家里的生殖性(所以女孩子要嫁出去)。

(三)俄狄浦斯情结的消退

伴随着俄狄浦斯消退,生殖欲望与对父母纯洁的爱的分离了,力比多的结构性重组实现了即动力学改变了。俄狄浦斯阉割——乱伦禁止的法则——决定了性欲的法则,在潜伏期沉睡起来了,生殖的冲动转向社会的、文化的、学习的那些行为当中,通过整合,它开启了生殖性的骄傲的权利,解除了对想象生活的封锁,使冲动转变为有创造力和文明的活动。(现在讲爱讲得太多了,不管是对任何人都讲爱,对孩子而言,他就有些分不清了,对父母应该更多地是尊重,现在孩子不知道怎么爱父母也不知道怎么尊重父母,TA对父母的生殖欲望与对父母的纯洁的爱就没有分开过,混在一起了,恰是俄狄浦斯的消退,将这两种情况分开了。)

多尔多强调:俄狄浦斯应该仍然是一种幻想,在一个时刻,是一根积极的杠杆的幻想,在其中,通过谈论成年人,TA可以建立一个理想自我,并认同于这个理想自我。

 

五、俄狄浦斯式的阉割

1. 俄狄浦斯阉割的意义

对孩子做一个阉割,是为了使他成为一个适应社会的人。

当孩子认同理想自我之后,与异性父母的乱伦欲望冒出来的时候,,这个时候TA接受到了人类的乱伦禁忌,同时TA也接受了这个规则,让力比多进行结构性的重组,使其冲动转向社会有价值的创造的文明的活动中去。

通过对父母的认同,孩子获得了理想自我。父母的爱或惩罚将成为孩子良心的一部分,赞成或反对他(早期超我结构的合并和群体道德标准的获得)。然后孩子利用内化的父母作为压抑欲望的内心力量源泉。通过延迟满足性欲望至青春期,孩子获得了升华的能力。

拉康通过构造出想象序列和象征序列来区别母子与父子的关系。一个是想象序列,自我(孩子)与小彼者(母亲)处于想象序列,在这里可以看到拉康强调了母亲与孩子的二元关系,婴儿早期处于与母亲共生的阶段,是一个镜像关系,想象的乱伦关系;另一个序列是父子关系所处的序列,拉康将其定义为象征序列,并以“父亲的名义”将父亲符号化,从而在象征序列讨论象征性阉割的作用。拉康认为父亲的介入解除了孩子与母亲的融合为基础的想象的乱伦关系,使主体得以存在。由此,母子关系经由象征性父亲的介入,而转移到象征的维度。

2. 俄狄浦斯阉割中的阉割焦虑——无力诱惑的焦虑

面对一个成人父母(而这个成人父母通常更多地被另一个成人所吸引),无力诱惑的焦虑突然出现了,并且愈演愈烈,因为孩子的竞争性的对抗力从来没有获得。他不能占据“视为真实”的他的位置,尽管他/她扮演着小情人。他的现实的性无能是显然的。每当他的欲望突冒,并旨在赢得乱伦客体(父亲或母亲)的时候,现实的失望都会强加在TA的身上。(这个时候TA会把同性父母身上TA永远也竞争不过的东西以反向的方式投射在同性父母身上,这也是为什么恶毒后妈、坏巫婆的故事得以成功出现了...)

孩子在7岁左右,就是在那个时候,俄狄浦斯阉割的焦虑突然产生了:他自身毁灭的或他性器官残缺的(对男孩子而言的是睾丸的,对女孩子而言是切除yin道)被威胁的感觉,这是在成人身上投射他的对抗的躁动而有的幻想。这个在想象层面上残缺的阉割焦虑是非常强烈并且是超负荷的,强烈到与在孩子身上的性欲望一样强烈。取代了他的欲望的是被处以死刑或被攻击,这就是孩子所面临的自恋的困境:这是在俄狄浦斯情节的顶峰时刻,大约是在乳牙脱落的时刻,孩子可能会被它打击得他自身(感觉到)无依无靠,也可能被它的死亡冲动所威胁。(一方面,他想成为像父亲那样的人,另一方面他又战胜不了他。有的人走不出来,被强大的父亲压着无力挣脱,一直找不到出路,失去了成长的欲望,身体虽然长大了,内心却无法长大,或者会生病,完全倒退回去,依赖母亲的照顾,因为父亲的形象太高大了,无法超越,在现实生活中到230岁了无法工作需要母亲的照顾)。这个焦虑若不能解决将会是孩子身心或情感的发展停滞的源头。

病理式的俄狄浦斯情结的消退:

1父母很宽容地去满足他的极端请求。

如果处于俄狄浦斯期年龄的女孩子的挑逗情欲的爱若冲动被满足,那么女孩子有回到先前阶段的危险。结果,青春期后之后,她仍会处于对俄狄浦斯式想象界的退行。性欲对她而言,将是肮脏的、禁止的,然而又是迫切要实现的,这也会带给她罪恶感。为了补赎罪恶感,她会在选择未来伴侣时,不断陷入让自己被抛弃的境地来让自己失望;或者她会通过各种症状拒绝她的性快感;如果她刚好有了孩子,她将会折磨他的孩子,甚至让TA夭折,因为这个孩子在她无意识里将会是对母亲违抗和她有罪满足的结果,因为无意识是没有时间概念的,她会用各种方式抵抗她内心的里的罪恶感。

2父母们在面对孩子时天生更倾向于身体与身体的表现,它们要么是过分随便的爱抚温存(而不是用说的方式来表达),或是用以镇压的身体惩罚——同样倒错的教育的方式通常并被孩子解释为诱惑性的爱,或针对他的父母的这样那样的嫉妒的对抗。(比如一个惩罚(父亲)一个护(母亲),儿子会体会为一种嫉妒,若父母关系很好的话,母子关系就不会太过粘着;还有若母亲的俄狄浦斯情结消退得并不太好的话,对丈夫始终是对父亲一样的要求,如果丈夫不去回应这个要求,她跟父亲的关系翻转过来就是跟儿子的关系)。

3)如果双亲之一缺位,也会让这种发展困难。

若父母离婚了,不能因为父母双方的情感因素而把孩子牵涉到其中,比如说母亲恨这个男人,就要求孩子也得跟她一起恨孩子的爸爸,这让孩子发展非常困难,因为这会让孩子失去一个理想自我的形像,要么失去一个竞争对手,若身边的这个成年人再不能给予这个孩子一个乱伦禁忌的话,他将失去发展的方向和目标,或者有自己的发展方向也有可能被身边的成年人拖住。

4父母双亲的态度不一致会完全防碍孩子的发展。

当透过父母各自的教育性的行为,孩子感觉到父母不一致的时时候,他因此可能无意识地,费尽心思去操纵父母的软弱无力的一方和另一个父母超攻击的镇压的力量,这对他来说是非常危险地。这是一个父母以倒错的方式支撑着他,他就这样被保持在即是罪恶的又是令人高兴的俄狄浦斯阉割焦虑中。这样孩子是不可能超越俄狄浦斯欲望引起的阉割焦虑的。

5父母双亲若没有完全接受乱伦禁忌的法则

如果他的父母没有完全接受乱伦禁忌的法则或认为孩子会自然而然就会知道,没有清楚地告知孩子的话,孩子就可能停留在一个潜在冲突的俄狄浦斯结构的状态中,直到青春期都不能超越。甚至有可能终身无法处理自己的生殖欲望,因为他将他的生殖欲望与乱伦的冲动混淆在一起了。

若对孩子的教育是考虑周全的带着感情的关注,并且是尊重孩子做人的尊严,是最少妨害俄狄浦斯期孩子的态度。

当孩子说要跟爸爸或妈妈结婚的时候,我们怎么做呢?

我们要明确告诉孩子,他们不能跟爸爸或妈妈结婚,也不能跟TA的兄弟姐妹结婚,或在参加他人的婚礼时,都可以在这样场合中告诉TA们,然后还告诉他们等他们长大了以后才可以结婚。我们之前做的符号性生成阉割已做了一些铺垫,让孩子学会延迟满足。

 

六、进入潜伏期

进入潜伏期后,不论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开始找一个跟TA同龄的孩子,形成自己有朋友圈,这对他们的发展来说太重要了,他们会互相支持互相参照,相互给予力量,这个时期会出现一个自主的自我,这个自主性的自我开始服从于生殖性的超我(就是乱伦禁忌的捍卫者),即来源于规则的超我,同时被自我理想所招唤,(理想自我就是想成为一个像,比如像爸爸或妈妈那样的人,自我理想就是驱使自己向那个方向发展的一种力量或吸引力)这个吸引力可以说是在生殖意义上占优势的欲望的伦理学上的吸引力,这个时候占优势的是生殖的欲望,但这个欲望要服从伦理学,这样他就有能力为自己的行为和话语负责任。

 随着孩子的活动半径逐渐超出了家庭,父母在他生活中的比重下降了。特别是当他背上书包走向学校时,与父母的关系进一步松驰了,他有了独自的社会生活。他不仅要和同龄的男孩、女孩交往,还要和不同年龄的孩子们交往。这时,他对俄狄浦斯情结的进一步克服就有了更充分的条件。这样孩子就会逐渐接受秩序,能够正确对待父母,正确对待不同年龄的同性和异性。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