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雅心理咨询中心的博客

国家心理咨询师、国际催眠治疗师、性治疗师!

 
 
 

日志

 
 

当父母把孩子当作了伴侣  

2017-01-18 21:27:49|  分类: 精神分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父母把孩子当作了伴侣

 当父母把孩子当作了伴侣 - 静雅 - 静雅心理咨询中心的博客

有这样一条留言:

静雅我新婚不久,遇到一个苦恼的问题。从我和他恋爱开始,我每次见到他母亲都感觉怪怪的,她好像并不喜欢看到她儿子和我感情好,结婚当天他妈妈也不太开心。婚后这种感受就更强烈了,他妈妈会每天给他打电话,会不满意他为我花钱,最近她来我家住,我们一把卧室门关上,她就会找理由来开我们的门,晚上睡前要来好几次。我知道这个想法很怪,但我总觉得她不希望我们有性生活。

    我先生的表现让我更不满。他不许我说他妈妈不好,他说他妈妈是对他最好的人,说我胡思乱想无理取闹。我想知道我真的想多了么?这种情况我该怎么办呢?

 

在一些家庭中,由于父母之间情感的问题,有时,在成长的过程中,孩子会被某一方父母无意识中当做自己的伴侣,寄予伴侣化的期待,形成伴侣化的相处模式。

    而当子女伴侣成年后,真正开始拥有自己的人生伴侣,就会让家长感觉自己受到了威胁,下意识与之争夺来自子女的爱。这种现象在心理学中被称为亲子关系配偶化(Spousification),值得一提的是,这种现象并不只发生在异性亲子关系中。女儿也可能被母亲当做伴侣,儿子也可能被父亲当成伴侣。

    我们今天就要来聊聊这个话题。

 

什么是亲子关系配偶化?

 

“Spousification”一词,最早由Sroufe & Ward1980)提出。他们在众多母亲与孩子的互动中,观察到母亲们的一系列带有引诱性的行为(seductive),包括了身体上的亲近、挑逗意味的语言、以及过度寻求孩子的关注与情感回应等等。

 

此后,在家庭治疗乃至更广泛的心理研究领域中,配偶化,被用来指代那些家庭中,父亲或母亲将某一个子女当做是自己情感上的配偶emotional spouse的现象亲子之间由此形成了一种类似伴侣的情感关系Kerig, 2005)。

 

在临床工作中,咨询师们发现,这种配偶化的亲子关系,不仅仅发生于异性亲子之间,它也发生在母亲与女儿,父亲与儿子之间(Anne, 2012)(人与人之间,包括亲子之间,并不是只有异性才会产生亲密感)。

 

而在一段配偶化关系中的子女,又被称为被选中的孩子the chosen child),而处于这段关系中的父亲或母亲,又被称为入侵的家长the invasive parent)(Love, 2016)。

 

被选中的孩子需要满足作为一个伴侣所能满足的对方的需求,并且承担作为一个伴侣需要承担的责任。这些需求和责任,包括了陪伴、浪漫的互动(romance)、亲密(intimacy)、经济,甚至是性(绝大多数时候是潜意识里的性相关的情感;有些案例中存在一些肢体接触,如拥抱,洗澡,亲吻等,其中异性家长为子女洗澡较为常见;极端案例中可能出现更深度的性接触)。

 

例如,在离异之后,将孩子看作一家之主man of the house),尽管ta可能尚未成年。而两人的情感的亲密程度也和伴侣没有两样,家长会将所遇到的开心或难过,以及各种婚姻情感有关的事都只和孩子倾诉,希望孩子能无时无刻陪伴左右。

 

* 配偶化,被称为情感的乱伦Emotional incest



配偶化,其实是家长将孩子作为伴侣的替代者的一种现象(Love, 2016)。因而这种现象也被称为替代伴侣综合征Surrogate Spouse Syndrome),或情感乱伦Gadoua, 2011)(而当两人发生了实质的性关系时,则被视为是一种乱伦或性虐待)。

 

由于这种情感乱伦表现的相对隐蔽(covert),它并未像乱伦或性虐待一样得到足够的重视。然而,配偶化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却不容小觑。它是以牺牲子女的正常需求与身心健康为代价,来满足家长的情感需求的(Kerig, 2005)例如,家长向年幼的孩子不停抱怨自己不幸的婚姻,这不仅会影响孩子与另一半的关系,也使孩子承担了与其年龄不符的情感负累。(后文将详细介绍其影响)。

 

配偶化的本质,是家庭边界的解体boundary dissolution

 

在结构家庭治疗流派中,Minuchin1974)提出了家庭中边界子系统subsystem)的概念。在整个家庭大系统中,夫妻父子母女等就是家庭的子系统。个人边界指的是个体之间的心理距离和界限,而家庭中的边界指的是,不同子系统之间的心理界限,例如,夫妻关系与亲子关系是否被严格区分开来。

 

各个子系统之间的边界,可以是混乱的diffuse)、清晰的或者僵化的rigid)。

 

子系统边界清晰的家庭中,成员们一方面能够感受到对家的归属感和亲密,另一方面也各自承担与角色相符的责任与义务(如,家长承担照顾与养育的责任),并发展出自身的独立性与自主性(Minuchin, 1974)。

 

子系统之间的边界解体,便会将家庭陷于混乱之中,即成员之间角色与责任义务混淆(Minuchin, 1974),如家长扮演着孩子的角色,孩子扮演着伴侣的角色,或者某一个孩子承担着照顾家中其他兄弟姐妹的责任等。

 

配偶化的本质,是夫妻子系统与亲子子系统之间边界的解体——夫妻不再是伴侣,孩子成为了伴侣——这很像是某一方家长打破了夫妻与亲子子系统之间的边界,侵入了亲子子系统,与孩子形成的伴侣子系统。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学者们将配偶化中的家长,称为入侵的家长的原因。

 

当家庭各个子系统之间的边界都陷入混乱时,如配偶成为子女,子女成为配偶某一个孩子成为其他子女的父母,家庭就陷入了一种极端的边界混乱状态。这种状态,就被称为家庭边界的纠缠enmeshment)(Minuchin, 1974——家中的每个人都过度地卷入了彼此的人生,相互纠缠

 

配偶化:爱意与敌意并存

 

配偶化有两种类型,一种是爱意的配偶化,一种则是敌意的配偶化。这两种情况也会在同一对亲子关系中出现。

 

当父母一方将孩子作为自己的伴侣对待时,会将自己对于爱人的亲密渴望与期待,在婚姻中未能得到满足的情感都寄托于孩子身上(Jacobvitz, Riggs, & Johnson, 1999),这便是一种充满爱意的配偶化affectionate spousification)(Kerig, 2005)。

 

通常,他们会以想象中伴侣的互动方式与孩子进行互动,以伴侣的标准要求孩子满足自己的情感需求,如,在课余时间与孩子形影不离,夜里也与孩子相伴而眠等。

 

但另一方面,他们又会混淆子女与伴侣的差异,误将孩子当做对方的替身、自己婚姻不幸的替罪羊,将自己对于伴侣的愤怒、不满以及婚姻中的紧张感(tension)发泄在孩子身上,例如,对孩子说,你说这话的口气跟你爸一样自私。这时,就出现了敌意的配偶化hostile spousificiation),颇有种殃及池鱼的感觉(Engfer,1988)。

 

在一段配偶化的亲子关系中,爱意与敌意通常都是同时存在的,正如同人们与伴侣相处的样子,既温馨甜蜜,也会有争吵抱怨。Kerig2005)就认为,配偶化中的爱意与敌意,就像是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

 

夫妻关系不和、或单亲、离婚的家庭中,孩子很容易成为某一方的陪伴者,倾听ta对婚姻的抱怨,或会被期望、被塑造去填补伴侣的(实体的与情感的)空缺。因而,在这些家庭中,家长与孩子之间也更有可能出现这种配偶化的关系(Love, 2016

 

重组家庭中,家长出于愧疚感,希望自己能够加倍保护这个孩子(Love, 2016),并且在与新配偶产生矛盾时,也会认为这个陪自己经历更长时间的孩子是唯一能理解自己的人,而与其更加亲昵,形成一种类似伴侣的关系。

 

此外,学者们认为,配偶化的亲子关系具有代际的传承性intergenerational transmission)(Kerig, 2005;Love, 2016)。由于一个人在原生家庭里,与父母中的一方形成了配偶化的关系,ta没有一个常规的角色榜样role model),不知道理应如何与配偶、子女互动,只习得了父/母(如同伴侣般)亲密地对待自己的方式。因而,在未来的亲密关系与亲子关系中,Ta也更容易复制这种配偶化的亲子互动方式。

 

哪些迹象表明你可能处于配偶化的关系中?

 

入侵的家长(父亲/母亲)可能会有以下表现:

 

1. 将孩子视为你的情感依靠,与孩子谈论自己的婚姻/亲密关系,或性生活相关的内容,却对自己真正的伴侣漠不关心或是仇视

2. 向孩子表现出你对伴侣才会有的爱意,甚至有一些(与文化不符的)不恰当的亲昵举动,例如,父亲/母亲与已成年子女同睡一张床

3. 在孩子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或者不顺从自己时,就会以对伴侣的口气指责孩子,你果然和你妈一样自私,你们都从没真正爱过我,关心过我

4. 对孩子的伴侣表面和气,暗地却处处刁难、挑拨,或者表现出明显的敌意,甚至逼迫对方与孩子分开

 

被选中的孩子则可能有以下感受:

 

1. 你认为自己有责任在情感上照顾父/母亲,但有时也会感到不堪重负

2. 感到矛盾,因为对方时而十分依赖你,时而又对你唠叨、抱怨不休

3. 你会忍不住以父/母的标准,寻找另一半。如总是对伴侣说,我爸他就很绅士、很周到体贴,你为什么做不到?”“我妈说,这不适合我

4. 你的另一半总是得不到该家长的认可(approbation),ta对你历任女友或男友都感到不满意

5. 有意无意地放任伴侣与你父/母(入侵的家长)之间的斗争(battle),自己似乎能以此得到短暂的解放(emancipation——将家长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伴侣身上。例如有些人会任由母亲妻子之间发生口角却无心从中调和

 

被选中的孩子的伴侣会感受到:

 

1. 总能感到对方家长的嫉妒或敌意。Ta会试图挑拨你与你伴侣的关系,凡事都要与你一争高下

2. 你发现ta的这位家长几乎没有自己的社交圈或很少与亲友往来,任何大小事情都要依赖你的伴侣解决

3. 当伴侣不依从这位家长时,你总是被当做始作俑者。例如,一旦儿子不顺从他母亲的意思,婆婆就会认为是你教唆的,你在和她争抢儿子。自从有了你,儿子就不想从前那样对待自己了(错觉自己陷入了三角恋)。

 

配偶化会给孩子带来怎样的影响?

 

1. “我(不)是父母想要我成为的样子

 

在配偶化的亲子关系中,被选中的孩子被家长当作自己的伴侣,在孩子心智尚未成熟时便以成人的方式和ta相处。这可能会导致孩子出现心理上的早熟。他们学会了按照家长的意愿,成为一个满足对方情感需求的伴侣,一个情感上的大人Casey, 2016)。

 

有些孩子顺从了这样的塑造,而即便是那些坚决忤逆这种塑造的孩子,在反抗的过程中,自我身份认同也不可避免地会受到这个入侵的家长的影响——完全相同、或者截然相反,一样都是由参照物决定的

 

自我身份认同,是关于一个人所认同的自己究竟是谁问题的答案。被选中的孩子,不再有机会自主地去探索自己独立的观点、感受与想法,也无法根据这些构建起属于自己的身份认同(Carlson & Sroufe, 1995)。他们的自我认同更多是关于/母亲希望我成为什么,或我不要成为他们所希望的样子

 

不仅如此,配偶化总是爱意与敌意并存的。孩子时而被当作依靠来亲近,时而又被视若仇视,对于年幼的、尚未形成稳定自我感的孩子而言,配偶化的关系很有可能导致他们内心自我形象(self-image)的矛盾和混乱Kerig, 2005)(如孩子会疑惑,那么我究竟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还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呢?),从而无法发展出一个稳定的自我认同与人格。

 

在成长过程中,持续紊乱的自我认同也很有可能使其在成年之后形成边缘型人格障碍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在人际关系、情绪、自我意识上都极不稳定(Pine, 1979)。

 

2. “我的存在毫无价值

 

一些家长会认为,配偶化的关系能够让孩子尽早地成熟,学会担当,也是对孩子自我价值的肯定。然而,众多临床咨询师们却在工作中发现,这些孩子在成年之后大都感到不堪重负,也觉得自己的童年是被剥夺了的Casey, 2016),自己与普通家庭成长的孩子相比是有缺憾的,因而容易形成对自我的负面评价。

 

另外,事实上家长以伴侣标准要求孩子满足自己的情感需求,对于孩子当时的心理与行为能力而言,是一种无法承受之重。在无法满足家长的需求或无法帮助解决问题时,孩子会不断感受到挫败、绝望和无助,逐渐产生对自我价值的怀疑乃至否定(Casey, 2016),形成低自尊

 

3. “我无法拥有一段长期稳定的亲密关系

 

由于父/母一直以来将自己如同伴侣般对待,这些孩子很有可能会对原生家庭产生一种痴迷preoccupation)(Allen & Hauser, 1996),始终觉得自己不可能找到任何人能像自己与父/母亲这样对待自己,而自己也无法与任何其他人形成这样信任、亲密的关系了(Love,2016),从而对自己的亲密关系显得意兴阑珊(lack of interest)。

 

他们也害怕在关系中做出承诺Love, 2016)。因为,与自己的另一半建立长期稳定的关系,很多时候会使自己陷入伴侣与家长对自己的争夺拉锯战。甚至,有些家长会让孩子觉得,当ta对另一半做出承诺时,就意味着ta“背弃ta与家长之间的承诺,迫使孩子陷入两难。

 

那么,在配偶化的关系中,怎么办?

 

如果你是配偶化关系中的家长

 

1. 意识到自己正在/曾经将子女当做一个成年人、伴侣来对待,意识到这种互动方式对孩子的独立性、人格发展可能造成的影响。

 

2. 如果你的子女尚未成年,那么你可以试着在与ta分享情感或探讨问题时,考虑ta目前所处的年龄段是否合适;关于你自己在婚姻中所遇到的矛盾和困难,尝试与你的真正的伴侣直接沟通,或寻求其他亲友、专业人士的帮助(Love, 2016);鼓励孩子探索自己独立的思考与情感体验。

 

3. 如果你的子女已经成年,你可以尝试与ta进行坦诚的交流,表达自己作为父母对于孩子的爱,也承认自己过去过于依赖ta的事实,在必要的时候表达自己的歉意。接受新的健康边界,鼓励孩子建立属于自己的亲密关系。

 

如果你是那个被选中的孩子

 

1. 意识到自己与家长之间的边界是模糊的,关系是过度纠缠的,这可能会或已经对你以及你的亲密关系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2. 接纳过去配偶化的亲子关系,这并不意味肯定家长当时的行为是对的,而只是更多地把自己的精力放在当下的关系中,关注于重建与家长及伴侣的边界和关系。

 

任何人都无法回到过去,改变自己在当时是怎样被对待的(people can’t undo how parents related to them in the past),然而我们却可以重新界定当下彼此的边界:

 

· 不再把自己人生中所遇到的困难全都归责于原生家庭,这也是建立新的边界的前提——当你首先不再把自己看做一个被塑造的人

· 设定互动的界限,确定哪些是亲子之间应有的互动,如关心家人的健康、定期的家庭聚会,哪些是伴侣之间的互动,如同床共枕

· 尝试与对方沟通对彼此互动方式、情感表达的看法,确立新的边界

 

3. 在重新建立与父/母的关系和边界时,对方可能仍然会越界(如仍然把情感的重心放在你身上)、否认或抗拒新的边界,而你就需要与ta交流这么做的原因及意义。这可能会让你感到内疚和自责,但你需要明白,这并不是不孝顺或破坏彼此关系Love,2016),而是在努力找到一个你们之间的更恰当的互动方式——亲子而非伴侣之间的互动方式。

 

如果你的伴侣是被选中的孩子

 

如果你的伴侣是那个被选中的孩子,你很可能会被迫卷入与对方家长的争夺之中。但你要记住,离开或留下,放弃争取或努力沟通,选择权都始终在你自己手里。也不要觉得自己的痛苦全是对方的责任,只有我们自己才能决定和怎样的人在一起,而我们的生活方式、幸福与否也都取决于自己的决定

 

你可能也会忍不住向对方施压,要求对方表明立场(听ta的还是听我的),甚至表达对ta的父/母的愤怒。然而,这可能使你们三方的关系都陷入僵局,更好的做法是,与伴侣真诚的沟通(Love, 2016),共同意识到这段配偶化的亲子关系给整个家庭带来的影响,共同讨论如何才能平衡孝顺边界。尽管这个过程注定艰难而漫长,但随着三个人各自的成长,它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任务。

 

亲子关系,并不是一个家庭最核心的关系,夫妻关系才是。亲子关系是一种注定指向分离的关系:好的亲子教养,就是能够帮孩子做好准备,更好地完成与父母的分离——我是独立的,但我不是孤独的;我们是亲密的,但不是纠缠的。而中国的很多家庭,都还远远不足够认识到这件事。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