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雅心理咨询中心的博客

国家心理咨询师、国际催眠治疗师、性治疗师!

 
 
 

日志

 
 

心理解析电影《我是性瘾者》  

2014-06-06 14:03:01|  分类: 心灵空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理解析电影《我是性瘾者》

心理解析电影《我是性瘾者》 - 静雅 - 静雅心理咨询中心的博客

《我是性瘾者》这是一部与众不同的影片,导演兼编剧兼主演凯维赫耗时17年,以极大的勇气、智慧、执着,克服了重重困难而将这部电影呈现在我们面前。

在这部纪录片式的电影中,凯维赫无尽的反思与真诚深深触动了我,我也反复自问,我所做的评论是贴切的吗?能在多大程度上反应凯维赫的内心真实?又能在多大程度上反应我的内心真实?看过几遍电影,就对他指手画脚,野蛮分析吗?然后我意识到自己作为一个影评者的自我确定感正在动摇——正如凯维赫在片中自体影像的动摇一样,转移关系就这么发生了。

这让我更加确定,《我是性瘾者》的确是一部与自恋息息相关的电影。

百度一下《我是性瘾者》的影评、花絮,所得很少。显然这部获得2005年哥谭奖(美国非商业性质电影最重要奖项)的电影,没有在国内获得相应的欣赏。而对导演凯维赫的介绍更是凤毛麟角。

然后我继续百度“性瘾”,所得也很有限。在查到的几篇文章中,只零星读到普遍认为性瘾自古就有,但对性瘾的讨论,均以文化、社会环境、缓解压力有关,明显的不够力度。仅有一篇提及精神分析的也是浅尝辄止,并且在我看来并不恰当:谈到伍兹父亲就是性瘾,他恨父亲,无法很好度过恋母期,于是成年后通过性瘾向父亲认同,证明是他的儿子。

在精神医学上,性瘾似乎更多与强迫行为联系在一起,认为它是强迫性的性行为。但我认为这个解释是欠妥的。强迫行为是一种抵消、对抗,与防御有关(矛盾型);而性瘾则是一种明确具体的渴望满足,与需要有关(缺陷型)。

凯维赫的性瘾是心理结构缺陷的表达。这在他离开卡洛琳,独自生活的那段时间表现得很明显。他描述了一种模式:空虚沮丧——xing欲冲动与克制的对抗(轮流占上风)——“做最后一次”——空虚沮丧……凯维赫的绝大部分内在动力都消耗在xing欲冲动与克制的对抗中,而无法再提供给他的创造力、行动力。

那么为什么这个对抗是如此重要,占据了如此巨大的心理空间而将其他事都挤到一角?

从《我是性瘾者》中我们可以注意到,这个对抗并不是每时每刻都存在。它首次出现在凯维赫与妻子的激烈争执中,后来,它出现在凯维赫与伴侣的关系恶化(濒临失去),或者失去伴侣时。而相反的,凯维赫与伴侣的关系稳定时,性瘾的行为少得多,甚至“不再去想”。

由此可以推论,凯维赫的性瘾是亲密关系的一种替代物,或等价物。当凯维赫感受到足够多的被爱时,他完全不需要妓女(甚至在与卡洛琳2个月没有性关系的情况下);而当他与妻子或女友的关系恶化时(通常通从她们拒绝他的“绝对坦诚”开始),这性瘾就猛烈抬头,来势汹汹。

在这过程中,“绝对坦诚”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凯维赫对坦诚近乎疯狂追求——本片也是这坦诚的一个产物——是古老夸大表现癖的演出。这个演出的蓝本,是母亲完全镜映、接纳并赞赏凯维赫的一切(有关性的一切)——“看看我,我很棒!”而实际上,夸大表现癖的演出,正是自体尝试填补内心结构缺陷的见诸行动。

妻子、女友在此时成为一个自体客体,帮助凯维赫处理那未被自己接受(统整入人格)的xing欲(这xing欲还与攻击性紧密联系在一起)——这些xing欲没有被接受,是因为8岁时母亲带他和妹妹去羞辱父亲情人的经历所带来的内心体验(从更深层来看,则可能是因为早年母亲自体客体镜映的失败)。在这经历中,母亲清楚的对父亲—男性xing欲表现出攻击、拒斥与鄙视。而8岁的凯维赫内心有着男性xing欲的部分,这一部分的自体在这经历中与肮脏、丑陋(母亲眼中的)等同。凯维赫作为一个男性的xing欲自此与罪恶相连(招致家庭的破裂,母亲攻击)并被进一步拒斥在统整的人格结构之外,成为一个碎片——可以看到凯维赫青年时代对性的感受和行为是破碎的,性就是性,与其他无关。

而后父亲的离去,更进一步加重了这一创伤:它剥夺了另一个可能的健康发展方向——得到来自父亲的镜映或与理想化父亲的影像融合(以处理内心对xing欲的焦虑与隔离)。

因此当凯维赫的妻子、女友对他的xing欲表现出接受时,凯维赫感到被爱,前所未有的亲密;而当她们不接受时,凯维赫则疯狂的寻求妓女、kou交,以替代这爱的匮乏(就像暴食,以食物替代爱)。

凯维赫的坦诚是一种固着(8岁),在此坦诚不仅仅是坦诚,它等同于被接受的努力,而被接受的努力等同于是在维持自体的统整与稳定。

对凯维赫来说,对xing欲的接纳被等同于对自体的接纳,丑陋肮脏的yin茎等同于丑陋肮脏的自体。通过伴侣—母亲自体客体吮吸yin茎的行为,在象征层面完成对内心肮脏自体影像的接纳、统整过程。凯维赫说:“我感到自己得到了如此多的爱,我不能相信还有其他人会如此爱我,以至于愿意吸吮那个我自己一直觉得丑陋肮脏的yin茎,把它放进嘴里,或者愿意吞下我的精子”。

从治疗的角度来说,这个过程需要反复重复,并稳定维持,加之以恰到好处的挫折,凯维赫才能慢慢从伴侣—母亲自体客体的手中接过接力棒来,自己完成这个对xing欲—自我的接纳、统整工作。

从童年对“灵魂伴侣”的渴望,到多段伴侣关系,到性瘾戒除互助小组,这些幻想和现实,对凯维赫来说,都具有自体客体的功能(镜映、接纳),为他提供将xing欲重新统整入自体的可能性与自体客体环境。

很幸运,凯维赫最后在性瘾戒除互助小组找到了这个环境。一群有着类似经验的人所提供的共在经验(另我自体客体转移关系)、稳定的设置——十多年间每周至少一次,为自体的重新发展提供了稳定的自体客体环境。而不难想象,十年间这小组必定也经历过挫折。但它仍维持下来,亦证明这些挫折没有造成创伤,而成为了恰到好处的挫折。

在稳定自体客体环境与恰到好处的挫折的共同作用下,凯维赫的自体获得了重新发展。他开始能停留在一段亲密关系中7年,能忍受争吵而不惧怕被抛弃,以及,能以非凡的创造力与行动力完成本片,广获赞赏。

片尾,是凯维赫的另一次婚礼。简单的结尾,却十分动人。那感人的不是故事,而是深植故事中心灵的真实!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